主页 > 新宝5测速 > 领导活动 >

领导素新宝5测速质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领导素质是一种素质,指充当领导角色的个体为了完成其特定职能职责,发挥其特定影响和作用所必须具备的自身条件。

  所谓领导素质,是指充当领导角色的个体为了完成其特定职能职责,发挥其特定影响和作用所必须具备的自身条件,是在一定的心理生理条件的基础上,通过学习、教育和实践锻

  (1)物质性与精神性(2)先天性与后天性(3)适应性与发展性(4)相关性与变异性(5)多样性与综合性(6)社会性与时代性

  (1)政治素质(2)道德素质(3)能力素质(4)知识素质(5)心理素质(6)身体素质

  (1)领导素质是一种重要竞争力(2)领导素质是一种重要的领导力(3)领导素质是形成优化高效领导班子的基础

  领导素质在领导系统中是一个根本性、战略性的范畴,是领导者凭借其个人素质的综合作用在一定条件下对特定个人或组织所产生的人格凝聚力和感召力,是保持组织卓越成长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当今时代,领导素质已经成为综合领导能力不可缺少的构成因素之一。鉴于领导素质对组织产生的巨大影响力,各国研究者对于领导素质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产生了多种领导素质理论类型。领导素质的研究机构主要分几类,一类为国有研究机构(如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一类为合资研究机构(如伯特咨询),第三类为国际研究机构(如SHRM)。相对而言,国有研究机构更具学术性,合资研究机构更务实,而国际研究机构则更着眼未来。

  变革型领导素质具有强适应性,高可塑性,强灵活性等特点,它能够使组织及企业在快速变化、具有高不确定性的经济环境中更高效地生存与发展。虽然变革型一交易型领导素质的研究已经开展了20多年。但在概念,结构,研究方法,研究方向各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有待发展的窄间。杨凯,马剑虹对变革型和交易型领导素质研究进行了归纳与评价。首先,杨凯,马剑虹对变革型—交易型领导素质的概念及定义进行了阐述,杨凯,马剑虹认为变革型—交易型领导素质并不属于领导行为理论,因为变革型领导素质中最核心的一项—魅力领导,是很难用行为来描述的,很难通过培训来进行显著改善。变革型一交易型领导素质是一种对于领导素质的有效分类,它通过对领导的风格,上下级问的互动模式等方面的不同进行了分类,它其实包括了以上三种理论的全部,与特质理论、行为理论或权变理论不在同一个维度上。

  杨凯,马剑虹从研究思路的角度总结以往领域的研究,认为变革型—交易型领导素质研究可分为四类:变革型—交易型领导素质的有效性比较,“输入—过程—输出”范式研究,领导—员工—任务情景匹配研究,变革型—交易型领导素质的预测因子研究。

  变革型领导素质的组成结构由Bass等人大量的定性分析(访谈)和定量分析(因素分析)而得出并制成“多因素领导素质问卷”(MLQ)。它包含了变革型领导素质和交易型领导素质各个维度的评定项目。其中变革型领导素质包含了以下4个维度,即模范影响、鼓舞动机、智力激发、个性化关怀。大量的研究结果表明,变革型领导素质与组织绩效呈显著正相关(Howell 1993,Schaubroeck 2007,Dvir 2002),交易型领导素质同样也被证明能够积极预测组织绩效(Kahai 2003L9』,Sosik 1997),甚至在一些苛刻的任务情景下也有相关研究证明了这些结果。

  同时杨凯,马剑虹通过研究得出变革型领导素质与交易型领导素质都能够积极地预测组织任务绩效,消极领导素质与任务绩效呈负相关,虽然并没有达到统计学显著水平,但研究结果的方向都支持了实验假设。

  Bemais和Nanus总结出变革型组织中领导者常用的四种策略,与Bass的理论相比较,该理论的重点不在领导者对追随者的关怀与支持,而强调领导者本身如何在了解员工的前提下建立组织共同奋斗的愿景。因此被命名为愿景型领导理论。新宝5该理论阐释了愿景型领导者的有效行为和重要特质,还用大量篇幅描述他们所担当的“组织设计师”角色,指出领导者行为不仅旨在激发追随者动机。还出于构建组织文化目的。

  Sashkin的愿景型领导理论最初建立在Bennis和Nanus研究基础之上,经过多次修订、扩展,其研究成果反映在不同版本的测评工具“预导者行为问卷/ 愿景型领导者LBQ(Leadership Behavior Quesfiormair/The Visionary Leader)”和“领导概貌TLP(Vae Leadership Profite)”中。2003年版的愿景型领导理论详细论述了4种行为方式(交流、建构信任、关怀追随者和创造授权机会)、3种个性特征(自信,授权和有远见)和1个情境因素(组织文化)。

  杜学胜等人对企业安全领导素质研究进行了总结。根据一般的领导概念,引申得到安全领导的概念,即安全领导(safety leadership)是某个人指引和影响其他个人或群体,在完成组织任务时,实现安全目标的活动过程。对于企业安全生产来讲,安全领导和安全管理是互为补充、不可缺少的。安全管理决定了企业安全管理系统的实施和运行,而安全领导则决定了企业安全文化的形成和发展。

  吴聪智认为安全领导素质有3个组成要素,即安全指导、安全关心和安全控制,安全指导和安全关怀属于变革型领导素质范畴,而安全控制则表现为交易型领导素质的特征。安全指导是指领导者的模范带头作用,安全关怀是指领导者对下属的尊重和信任,而安全控制是指领导者制定安全规则、纠正违章行为以及注重安全绩效。

  0’Dea和Flin认为安全领导有4个重要议题:1)能见度:领导者出现在工作场所及领导典范的可见程度,包括工作任务的参与,贯彻执行规则及公司安全政策,以及扮演安全角色楷模。2)关系:通过与员工进行有效的沟通,倾听员工的心声,采纳他们的建议,发展开放、坦诚及信赖的关系,随时保持门户开放的政策。3)员工参与:员工参与到安全计划和决策有利于提高员工的自主权和责任。4)主动管理:包括在安全事务方面采取行动,对意外事故采取适当的后续行动,获得员工及下属的支持,建议有效的对策及奖励系统,以及为事故报告建立开放的气氛。新宝5

  在西方,“无形领导”一般包含共同的驱动目标、个体成员对目标的崇高信仰和感情投人、汇聚集体力量的人力资源、超越个人利益的意愿等方面的含义。贺善侃从领导素质的构成、本质和实施途径出发,在拓展“无形领导”含义的基础上,从“无形领导素质”这一角度对领导素质作出一些新的阐释。贺善侃认为无形领导素质作为一种文化力,构成领导素质的灵魂,决定着决策力和执行力;作为一种影响力,体现领导素质的实质;作为一种领导魅力,实施领导素质的有效通道。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