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宝5测速 > 领导活动 >

国外现状及新宝5前景

  中国新闻网党的各项工作政党多棱镜

  目前,世界上约有100个国家127个仍保持原名的或坚持马克思主义性质的政党(苏东剧变前世界总数是180多个,剧变之初降到120多个。此外,还有20余个从过去的改名或分裂出来的党),党员总人数约700多万(不包括中共),党员人数过万的有30个,执政和参政的约25个。从地区分布看,亚洲29个,非洲8个,欧洲55个,大洋洲3个,美洲32个。从国外力量现状看,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原苏东地区国家和越朝老古现存社会主义国家的表现各有不同。

  (一)发达国家大多数仍保持原名称,但力量有所下降,一些小党小组织还在为自己的生存问题而努力。

  发达国家受苏东剧变的冲击最为严重,力量损失很大。西欧地区尚有21个,近百万党员,力量和影响较大的有法国(现有党员约14万)、葡萄牙(现有党员9万)、意大利重建(现有党员9.6万)和意大利人党(现有党员3.5万)、西班牙(现有党员4万多)、希腊(现有党员约3万)。还有德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现有党员约7万),是原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的继承者,虽不是称谓,但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信仰,在德国东部有一定影响。在北欧地区的芬兰、丹麦、瑞典、挪威等国仍有多个组织。这些党的党员数量多则几千人,少则几百人。美国(现有党员约8000人)主要是由一些和人士组成,但是美国的合法政党。日本(现有党员约40万)是目前日本所有政党中组织最为严密的政党,基本形成覆盖日本全国的组织网,党支部发展到2.5万多个。该党在日本政治生活中有一定影响,在一些县、町中的作用明显。

  仍是多数发达国家继续坚持的奋斗目标,但主张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是通过民主的道路来改造现行资本主义,“超越资本主义”,主张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价值观。围绕党的方针政策,在西欧许多内部,存在着传统派与现实派两种势力的斗争,这种分歧导致一些分裂,有的正面临分裂的危险。在现代科技迅猛发展和社会阶级结构日益变化的新形势下,特别是在新自由主义和“第三条道路”盛行的情况下,西欧国家的很少能提出有吸引力的政策主张,影响力大为削弱。法共前主席罗贝尔·于等人认为,在欧洲,“不管什么类型的,无论其名称如何,无论其参政与否,都无一例外地陷入严重的生存危机”。如何维持生存,对像北欧、英国等国的小党而言,始终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原苏东国家现有约30个,有一定影响的只有俄罗斯(党员约50万人)、捷克和摩拉维亚(党员约14万人)、乌克兰(党员11万左右)、阿塞拜疆(党员约6万)、摩尔多瓦人党(党员1.6万)等。该地区有一定影响的政党和组织主要是由原来执政的内不同意改变党的名称和性质、仍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的派别组成,但多数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除个别党外,绝大多数政党是合法政党,有一部分党进入议会。在没有改名的中,大部分人数不多,影响较小。原苏东地区的总体而言目前已渡过为生存而斗争的阶段,有的党员人数略有增长,但主要大党面临深刻危机。如俄共近年来,在中右翼势力的夹击下,社会支持率一再下跌,内部分裂,组织队伍进一步萎缩,党员老化,影响力明显不如以往。在国家杜马选举中仅获得12.9%的选票,不再是杜马中的第一大党,明显被边缘化。

  (三)发展中国家继续在困难中探索。一些政党通过调整,获得了新的发展,一些政党仍未摆脱困境。

  亚洲发展中国家数量较多,党的力量有强有弱。力量较强的首推印度(马克思主义),现有党员79.6万人,并有下属群众组织的会员4059万人,是全印最大的左翼政党。印度现有党员50多万人,所属群众组织680多万人。尼泊尔(联合马列)有党员11万左右。在本国有一定影响的还有叙利亚(费萨尔派)、黎巴嫩,但党员都只有数千人。东南亚有些国家的由于主客观原因,力量一直下降,近年来逐渐销声匿迹。

  拉丁美洲一些国家的一直是左翼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本国政坛有一定影响的主要是巴西(约有20多万党员)、智利(约有4·7万党员)等。巴西共支持现在的卢拉政府,动员全党积极参与国家改革,取得参政地位,党的影响不断扩大。委内瑞拉、乌拉圭等国的的人数只有数千人,在国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南非(党员约2.3万人),在其实现了由非法政党向合法政党、由在野党向重要参政党的两大飞跃后,近年来积极维护三方联盟,调整斗争策略,政策更加务实,党的队伍和影响不断扩大,在南非非种族化、和平民主变革、解决工人阶级贫困化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发展中国家多数都在重新认识社会主义的一些基本问题,主张从本国实际出发,走本国特色的发展道路,采取合法斗争方式,逐步积蓄力量,分阶段实现自己的斗争目标。实践证明,从实际出发,及时调整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走自己的路,这对发展中国家的而言是比较明智的选择。如果保守僵化、一成不变,可能引起,导致内外交困、力量萎缩。

  (四)越、朝、老、古执政党继续进行政策调整,执政地位和作用有所加强,政治与社会保持稳定,但仍面临着外部敌对势力的严峻挑战。

  越南(现有党员247.2万人)、朝鲜劳动党(现有党员约400多万人)、老挝人民革命党(现有党员12.4万人)、古巴(现有党员86万人)是国外几个现存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在经受住了苏东剧变的巨大冲击后,越、朝、老、古四党坚持党的领导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不变,保持了国内政局和社会稳定,在经济上进行不同程度的政策调整。相对而言,越、老经济调整力度较大,政治改革方面也有一些举措,但四国仍面临着西方国家分化和打压的严峻挑战,经济发展与国家安全矛盾突出,不得不把维护国内政局稳定作为党的工作重点,特别是在朝、古两国,维护执政党地位和政局稳定成为头等任务,这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本国政策调整和经济发展进程。随着来自国内外要求政治改革的压力越来越大,四国在保持经济发展与维护社会稳定过程中所面临的困难会更多。

  (五)在经济全球化和资本国际化迅速发展的背景下,国外许多强调不同形式的左翼联合并频繁参与地区和国际性活动。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进程加快,以新自由主义为指向的资本国际化迅速发展。为了反对资本主义全球化和适应政党特别是欧洲各主流政党建立地区性或国际性联盟的趋势,一些国家的重视对外联系和交往,通过相互出席党代会、党报节,举行多边会晤和召开国际会议等形式相互借重、相互支持并交流情况,共同探讨新形势下如何联合自强的应对方略。

  近年来,欧洲举行了多次区域性会议,并在左翼论坛的基础上,建立了统一的欧洲左翼政党组织。2004年5月8—9日,来自欧洲14国的和其他左翼政党的300名代表出席了在罗马召开的“欧洲左翼党”成立大会,意重建共、法共、德民社党、西共、希腊左联党等16个政党成为欧洲左翼党成员,卢森堡左翼、意人党、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成为观察员。会议通过了欧洲左翼党宣言和党章,选举出党的领导机构,意重建共总书记贝尔蒂诺蒂当选为新党的主席。党的总部设在布鲁塞尔。会议强调欧洲左翼党是开放的,是在尊重各成员党特性和各国实际的基础上成立的政治组织,其宗旨是推动左翼联合与振兴,捍卫民主权利,维护世界和平。

  拉美国家的定期举行地区性国际会议,十多年来一直坚持举办每年一次的“圣保罗论坛”,其中2001年12月在古巴哈瓦那召开的第十次会议规模最大,来自86个国家、138个政党和组织的3000名代表和观察员与会。“圣保罗论坛”已成为拉美地区政党和进步组织及世界其他一些国家政党的的规模较大的重要聚会。这些多边交往活动推动了拉美和相关地区的左翼力量相互间的信息交流和协调配合。

  南亚、中东及地中海地区的和其他左翼政党,也不定期地举行了地区性国际研讨会,共同探讨社会主义前景问题。

  各国在保持自主性基础上交流经验,团结合作,反映了它们希望通过相互协调与合作来反对资本主义、以国际斗争来反对资本国际化的客观需要和主观愿望,这种团结联合的态势将进一步发展。

  (六)国外总体上走出困境还需较长时间,但这一批判和取代资本主义的力量是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

  在当前新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风行的情况下,国外力量还是比较弱小的,虽整体上从苏东剧变初的动荡、混乱、衰退中稳住了阵脚,但发展空间仍然有限,大多数国家的生存、发展仍很艰难,少数国家力量能保持过去水平,在探索中逐渐发展。总体而言,作为意识形态特征明显且历史较长的传统政党,国外日益边缘化,现实中的内外环境并不乐观,世界社会主义在总体上还处于低潮。国外要从整体上走出困境、实现更大程度的发展,仍然需要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但这一批判和取代资本主义的力量是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

  国外普遍认为,新宝5当代世界是多样和复杂的,充满活力、对抗和矛盾,同时又是相互依存和联系在一起的。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资本和劳动之间的矛盾仍然是当代的基本矛盾。新宝5登录发达国家的一些以批判精神探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历史地位,认为社会主义作为发达国家的重要社会运动,将伴随着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而始终存在下去,社会主义理想将仍然会成为西方国家不少有志者的奋斗目标。各种社会主义力量将继续以变革和批判资本主义制度为使命,深入揭露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端,反对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剥削和压迫制度。在当前及今后较长一段时期里,由于新自由主义式的全球化所带来的严重弊端加剧了社会的基本矛盾,特别是损害了一度相对平稳的劳资关系,激化了阶级矛盾,发达国家已经出现了冷战时期所未有的诸多新矛盾、新问题。这些新矛盾新问题在给统治阶级造成新挑战的同时,也给社会主义运动带来了某些新机遇,酿成了反对和批判资本主义的新动力。目前,包括在内的各国社会主义力量不仅大都看到了这一新情况,而且还试图充分利用这一新机会,以实现振兴本国社会主义的历史性任务。从近年来西方左翼力量发起的一系列反全球化运动中,人们已不难看到这一发展趋势。

  从自身力量发展来看,也出现了一些有利因素。首先,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面对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发展的时代浪潮,面对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咄咄逼人的态势和自身当前的困难局面,都意识到加强联合、相互借重的重要性。一些主张加强之间的区域和国际联合,制定出“可行”、“有效”的联盟政策,并探索实行联合的方式和途径。还有一些呼吁,要加强、社会党之间的双边特别是多边合作,形成一个包括社会党、绿党在内的左翼联合阵线。有些组织在分裂多年之后开始出现走向合并的趋势,纷纷联合起来以壮大自身力量。其次,随着现代通讯技术和媒体的不断发展,国外的宣传方式、活动方式也在不断进步,有利于加快党的现代化和扩大党的影响。再次,蓬勃兴起的反全球化运动、反战运动等也已成为除之外批判资本主义的另一类政治力量。这些社会运动和政治力量扩宽了世界各国的政治实践领域,为实现自我突破,扩大生存和发展空间提供了机遇。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