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宝5测速 > 领导活动 >

行走天地逐梦汉唐:北大国发院《盛世领导力 --丝路游学》现地课程侧

  原标题:行走天地,逐梦汉唐:北大国发院《盛世领导力 --丝路游学》现地课程侧记

  汉塞、胡天,大漠、长河——当北大国发院DPS2018级金融管理博士项目20名学生来到敦煌、瓜州和嘉峪关时,汉塞之固若金汤,胡天之黄沙莽莽,昔日边陲上的大国往事如在眼前。

  “开放、自信、进取”——这是北大国发院宫玉振教授对盛世之道的诠释。多次带领北大国发院的学生来到河西走廊,宫老师以渊博的管理学知识和深厚的历史学底蕴,在古城遗址上传授着盛世领导力的精髓。

  大唐少年们“功名只向马上取”,甚至“万里不惜死”,暗藏了怎样的激励制度?

  莫高窟、玉门关、锁阳城、嘉峪关,从西汉到五胡十六国,从盛唐到大明,北大国发院的学子们在遗址的层层夯土中,在五彩斑驳的壁画中,聆听着盛世领导力的最强音。

  “为了对付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中原王朝必须夺占河西走廊,才能断匈奴右臂,张大汉之掖,在汉匈生死博弈中,一改汉初的被动局面。”在敦煌山庄的会议室中,宫玉振教授一剑封喉,指出了打通河西走廊的战略目的。

  北大国发院的现地课程,一方面要亲临历史现场去感受历史细腻的纹理与脉络,另一方面更要紧紧扣住领导力的主题,让同学们从宏观层面、战略层面来把握问题。

  “还有更重要的战略意图吗?”同时教授《竞争战略与执行力》现地课程、对军事战略造诣颇深的宫玉振教授引导同学们进一步思考。

  从张骞出使西域,到霍去病两战河西;从李广利伐大宛,到傅介子斩杀楼兰王;从陈汤灭郅支单于于康居,到班超出使西域,汉王朝前后用了两百年时间,历经多次征战,才彻底打通了西域,牢牢控制住了河西走廊。

  “欲安中原,必保秦陇;欲保秦陇,必固河西;欲固河西,必斥西域”,宫老师引用清代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的话,一语道破了河西走廊和西域成为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王朝必争之地的个中缘由。

  及至盛唐,中原一直保持着进取的姿态——“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杜甫的豪言壮语犹在耳侧。但安史之乱后,中原王朝盛极而衰,逐渐由汉唐的进取转为宋朝的内向——“以文治国,重文轻武”的宋朝放弃了对河西走廊、西域的经营。

  “在竞争的环境下,如果你不去主动塑造周边的局势,你就只能被局势所塑造”,宫老师的点睛之语,让同学们反思自身企业与行业环境、宏观环境的内在关系——主动与被动,生与死,全在领导者的格局与眼光之中。

  汉唐盛世的“进取”背后,是一份内在的自信和开放的胸怀。“百国千城,莫不款附;商户贩客,日奔塞下...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洛阳伽蓝记》记述了经济、文化、宗教与艺术聚集在大唐王朝的盛况。

  今天,敦煌学已经成为国际上的“显学”,而敦煌研究院是我国敦煌学的研究重镇。每次丝路游学,北大国发院的同学们都有幸与这里的敦煌学专家深入沟通。

  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张小刚曾多次前往英国、法国等敦煌文物聚集的地方进行考古研究。丰富的考古经历和对敦煌学研究的专注执着,让他牵引着同学们进入了一个神秘的洞窟世界。

  从戈壁滩上的红柳与骆驼刺,到河西地区的古墓葬发掘;从莫高窟的北大佛、飞天壁画,到王道士对藏经洞的偶然发现,张小刚所长向同学们展示了敦煌地区的地理、历史状况,全面地介绍了敦煌石窟的组成、内容及其价值。

  “敦煌是中国汉唐盛世的见证,它的文化遗产,不仅是认识中国的重要途径,也是世界中古社会的一个标本”,张小刚如是评价敦煌的地位与价值。

  当巍峨的莫高窟九层楼赫然出现眼前,同学们已来到了向往中的中古世界。不同的光线窟“东方的蒙娜丽莎”嘴角或轻轻上扬,或微微翕动;站在45窟的前侧最中央,佛陀、迦叶、阿难、左右胁侍菩萨和护法神会同时把目光伸向你,仿佛那一刻礼拜者得到了最大的福佑;西夏壁画的下面,盛唐时期的线条与色彩犹在;藏经洞狭小的空间里,高高摞起的文书、绢画就这样随着斯坦因、伯希和走向了世界的另一端。

  每个来到莫高窟的同学,都像在五胡十六国、隋唐、西夏、吐蕃的历史中穿梭往返,观想历史的兴衰,触摸历史的温度。

  “唐朝为什么会成为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唐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世界主义的帝国,唐朝的繁荣建立在空前的开放包容基础上,建立在对各种文明兼收并蓄、融会贯通的基础上。”宫老师点评说。

  “空前的开放,迸发了空前的活力,创造了空前的繁荣,从而将中国文明推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宫老师连续用几个“空前”。

  敦煌是丝绸之路上的明珠,保卫这颗明珠的就是玉门关。公元前121年开始,汉武帝“列四郡,据两关”,在敦煌郡的西侧设置了玉门关和阳关。

  今天,玉门关只剩下“小方盘城”遗址。站在夯土墙下放眼望去,仿佛西侧城门之外,犹有匈奴铁骑杀将而来。

  “玉门关处于东西向长城和南北向长城的交汇点上,是西域进入中原的必经之地;关城虽然狭小,但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宫老师现场讲解道。“你看,那就是疏勒河,过去守边将士的水源”。

  锁阳城位于瓜州,在唐代是河西走廊最大的军事要塞之一。据《大唐西域记》记载,唐玄奘去印度时就是从瓜州出发。茫茫戈壁滩上,一座废弃的孤城在“胡天”下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熙来攘往、车马喧嚣。

  “这边隆起的地方曾经是一个大户人家;前面是将军府,原先进行过初步的考古发掘;那边是储存军粮的粮仓”,北大国发院的师生就这样梦回唐朝。“堡子起到前哨和防卫的作用,内城之外还有外城、羊马墙和护城河,形成纵深的防御体系”,对军事学烂熟于心的宫玉振老师实地为我们讲起了唐人的城防体系。

  就是在这座高高的城墙上,唐将张守珪对吐蕃军队唱起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空城计”;就是在这“风头如刀面如割”的胡天之下,多少戍边将士“此时顾恩宁顾身,为君一行摧万人”。

  从瓜州再往东驱车258公里,我们来到了明长城西段的终点——嘉峪关。从外城到瓮城,从角墩到敌楼,修建了168年的嘉峪关层层布防,处处机关。

  “修关之后,左宗棠从这里走过,林则徐从这里走过;修关之前,张骞从这里走过,霍去病从这里走过”,回首过去,宫老师发现嘉峪关承载了太多历史。“但越是坚固的防御,越说明了明王朝在战略上的保守”,即便是后来兴起的海上丝绸之路,也被明朝统治者最终放弃了。由此,嘉峪关成为封建时代陆上丝绸之路的终章。

  从历史反观现实,从王朝回到企业,北大国发院DPS金融博士班学员终要把所学用于自己的企业管理实践中。

  “领导者的雄心离不开资源的支撑与时机的把握。在不同阶段,如何从领导者的雄才大略、组织的内部资源、组织的外部环境三个维度来把握战略上的攻守?”

  “王朝之兴,制度使然;王朝之败,制度亦不能脱离干系。从激励机制角度来看,是哪些因素导致了王朝的兴衰?企业该如何走出组织的周期性衰败困境?”

  “文化精神上的心满意足从来是王朝的大忌。什么样的文化精神支撑了汉唐的辉煌?在不同发展阶段,企业该如何保持组织开放与进取的精神?”

  “要有50年的洞见,5年的眼光,1年的目标,1个月的计划”,一个小组以盛世领导力为出发点,提出了自己的“50511”理论;另一个小组则条分缕析了王朝兴衰的因素,将之与今天的华为之兴、诺基亚之衰相类比。大家在历史兴衰的研讨中,慢慢探寻着自己“盛世再出发”的新起点。

  “学习历史,就是要学会进行长时段和深层次的思考,从而帮我们在纷繁的世事之中,分清哪些只是一时的喧嚣,过眼云烟;哪些才是影响和决定组织长远命运的根本要素。”

  北大国发院系列现地教学特色课程,融历史、军事、管理于一炉。在马陵道、在孟良崮、在赤水河、在岳麓书院,教授带着学员们回到历史的场景,在行走天地间的过程中,把握历史的兴衰,探究组织的成败,分析决策的得失,新宝5领悟管理的真谛,从而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张彤 撰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