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宝5测速 >

春城晚报总编辑杜少凌因病去世 享年42岁新闻中心

  早上惊闻春城晚报总编辑杜少凌突发疾病去世,不禁悲从中来。少凌弟才华横溢,不到四十就任晚报总编辑,实属英雄出少年。

  3月底与他一起在安宁评选32届云南新闻奖,评委们对晚报去年的新闻策划、采编给予了高度评价,晚报获奖作品最多,质量最佳。评奖之余,谈起媒体的现状与艰辛,少凌仍在表示要尽一切努力使报纸走出困境;5月云南报业协会年会在昆举行,少凌又代表晚报抱走了一大摞奖状,令人瞩目。不久前与少凌弟聚会,他还兴奋地说,我在宾川老家包了点地种水果,再干几年就回家种地当老农了,谁知道竟成永别!英年早逝。兄弟安息吧,一路走好。

  云南春晚传媒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春城晚报总编辑杜少凌同志因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2016年6月14日凌晨6时50分不幸去世。

  杜少凌同志生于1974年7月24日,大理宾川人,1994年7月毕业于云南民族学院中文系文秘专业,后于1997年8月至1999年12月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专业本科班学习,于2007年9月至2010年7月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

  杜少凌同志大学毕业后即进入云南日报社工作,历任云南日报总编室副主任、春城晚报副总编辑、滇池晨报总编辑、车与人杂志社总编辑(云南车与人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以及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编委委员、春城晚报总编辑等职。

  6月14日晚10点,杜总像往常一样来到总编室,问,都顺利呢嘛?我说顺利,并把4块大样拿给他审看,他说很好。接着,我向他汇报了当晚的版面格局和稿件安排情况,他没意见,上了7楼他的办公室。

  11点半,他再次来到总编室,把所有版面都看了看,说,大方向没有问题,细节问题你们操心些。他说起白天商务洽谈的事,人倒见着了,忙不过来和他们谈,你们谈得怎么样?我说,很愉快,合作伙伴非常满意,正在起草框架协议;对方那位美女老总还感叹,你们的总编辑真年轻、随意、活泼。他哈哈大笑,很开心。他坐到我电脑前,看看封面说,以后我们回大理只要两小时半,太方便啦;明早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辛苦着,有什么打我电线点半。

  昨天上午,我被电话惊醒,得知噩耗,从床上纵了起来,泪水打湿了双眼……6月14日的夜班是一个平常的夜班,但对于杜总来说,却是最后一个夜班。赵文宣

  上月集团一次学习会议,9点开始,刚上完夜班的集团领导又皮泡眼肿赶来讲课,我们哀叹并表示同情:“担任媒体领导,过上这种白加黑的日子,就没啥幸福指数了。”身旁一个大嗓门发出声音:“哦,只同情领导,我还不是天天夜班!”这人斜睨看过来,新宝5登录鼻孔故意吹着粗气,严重鄙视我的样子。我果断服软:“同情杜总,向杜总学习!”他大大咧开嘴,这才算完。和他斗嘴,永远都不会赢,因为谁也帅不过他,谁也聪明不过他。往往他做完打击总结后,还哼一下:“果然姓雍,就是庸俗!”然后昂起头,施施然离去,走很远了,强大的气场还镇得人发愣。今天我一直发愣,这样强大的人怎么会走了呢?

  22年前,你和周杰晃悠悠走进新闻部科教组所在的办公室,装模作样地和我正经讲了几句话后,便开始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羽球健将、少年天才、英俊伙子,然后在我目瞪口呆的冷场中大笑走开。多年后,你胖了!有气势了!当老总了!可还是不忘赞美自己的帅气!文艺气!霸气!并要求我们一致同意并鼓掌,让我觉得好笑又真实。杜少凌你赢了,我真的把这些都记住了!走在回家的路上的你,会不会很高兴?——云南日报 熊燕

  你说人生不能让自己太舒服,你说你也没太想明白所谓意义,你说晚报一定会好的,可你怎么就走了!

  凌晨2点多他还在朋友圈晒了刚做出来的今天晚报的一些版面。晚上我离开时跟他一起出报业集团大门,还调侃他壮硕大肚,他说我歧视他要起诉维权。言犹在耳!——春城晚报 温星

  杜少凌,和诗圣一样的名字,宾川太和华侨农场出生成长,因为自认为长在迦叶道场旁,所以从小到大也无所畏惧……

  我曾经以为我家中的25000本藏书已经冠绝朋友圈了,却不知他居然从家中数出了40000本书来煞我威风……

  老杜,这十多年来最合适的朋友,就这样走了,难以言表。大家就各自保重吧,别抽烟、少喝酒、少熬夜、少加班、多出去走走、多陪陪家人……

  几乎每天看他的朋友圈,看他晒版面,看他晒健身,看他发感言,看他聊淘书……然而……刚刚得知……忍泪无言……——网友“疏影”

  他的微信永远停留在了凌晨2:07发的这六版春晚版面,这是一个媒体人逝前坚守的所在,令人感怀,令人动容。向他致敬!——网友“瞭望哨”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